Home » Teachers` Corner » 彼岸花
彼岸花

八华学校华语教师  刘永

快两个月了,当初做着研究生梦的我站在八华的讲台上激情澎湃,慷慨陈词。身在印尼,好多事情都选择遗忘了,忘了有的朋友在家悠闲地捱着暑假;忘了有的有志之士还在考研教室与廉租房之间奔走圆梦;忘了我的大多同学也在为生活拼搏,为油费而战斗厖

现在的90 在电视上向每一个人大声宣告自己的梦想,我不曾这样矫情,却也想抒情一把。我的梦想就是做一名单纯的对外汉语教师,将汉语传播到全世界,让全世界的人都学 会汉语这种美丽的语言。或许有些不切实际,抑或是些许不自量力,但是庆幸现在的我来到了这里。这里不是第一世界,不是超级都市,也许只是一个郊区城市,或 许只是一个小镇,但是这里却是对外汉语的世界,我向往的世界。这里的孩子让我心里颤动,看惯了装满故事的眼睛,竟好奇于这般纯洁求知的眼神,恨不得倾己所 有将平生所学传授给他们。也许在八华是我梦的一个延续,深造是为了成为一名合格的对外汉语老师,在这里,能每天面对着天真烂漫的学生们,便是我最大的幸 福,我甚至在幻想也许在这里是梦的一个拐点,将梦想与现实之间的路缩短了。

印尼,本不是我梦想中的国度,从下了飞机似乎一直都在忙,从未留心去留意她的美与静谧。直到有一天,我们走到一个位置偏僻,却不是人烟稀少的地方。竹筏竹屋 在水上飘荡,却是连成一个。本来想坐在靠水的地方,却都被占领,除去拖鞋进入房间,席地而坐,这里叫服务员并不像国内那样理直气壮,声大如牛,却是更原始 的敲击木棒。看着价钱点完菜之后,又混乱交流之后才要了一条梦想已久的烤鱼,要说,味道真的一般,只有烤鱼却再得垂青,看着人渐渐少了,我们转移到了靠水 的小间,三面都是湖,水上浮萍飘荡,耳边蛙声阵阵,印尼爱下雨,不时天空就红一下脸,耀的水面煞是好看。四个人都像越狱出来的逃犯,伴着不时摇动的竹筏, 吹着还算冷的风,谈天说地,思绪飞扬,享受这偶然得来的自由与安然。雨还没有停,我们贪婪地,看着,说着,唱着,回忆着,悲伤着。感叹着这才是印尼,一个 古老神秘却安详的国度。来到印尼的我,有沮丧,有愧疚,当然还有点快乐和满足。希望以后的我多些平静。

看见的,熄灭了;消失的,记住了。到了这个年纪,已经不是谈梦的季节了,唯有希望。记得培训结束的时候大家牵着手唱着青涩纯真的校园歌谣,希冀着我们现在的 世界,说但愿长大的后的我们依然能够唱起这首歌。但愿吧,但愿你的眼睛只看得到笑容,但愿你留下每一滴泪都让人感动,但愿你以后每一个梦不会一场空。

彼岸没有灯塔,

我依然张望着厖
© PAHOA 2010 All Right Reserved . powered by Menaravisi